天空分享网

科比在美国到底受欢迎到什么程度?

一家教育

2021/7/20 22:43:19

科比在美国到底受欢迎到什么程度?

其他回答(2个)

  • 朝朝姣姣

    2021/7/25 5:50:50

    退伍后多学习考个有用的证书,过度阶段先上个班,自主创业也行,但是今年**影响个别行业不太好做。


  • 用户沈少宝

    2021/8/2 1:48:25

    孙殿英,出生于1889年,1947年死于解放军战犯收留所中。他是旧称归德府永城人,即今天河南省永城市马牧镇丁辛庄。他出身于行伍,1928年投靠国民党,任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因在河北马兰峪盗掘清东陵而闻名,人“东陵大盗”。

    孙殿英像(资料图)

    盗墓行径极其猖狂

    1928年,军阀孙殿英组织盗抢了举世闻名的清东陵。盗劫过程的疯狂、野蛮程度,时至今日仍是人们热门的谈资。

    当慈禧地宫被炸开后,像狼一样的匪兵们,蜂拥而上,将供桌上的殉葬宝物抢得精光。在贪欲的指使下,这些匪兵又以刀劈斧砍,将慈禧的棺椁打开,将那满棺金灿莹莹的金银珠劫掠一空。抢掠中,慈禧尸骸被扯出棺外,尸首被分拆,惨不忍睹。又有三名军官为争夺宝物互相残杀,死于地宫内。匪兵们在撬动棺木时又发现一个地洞,于是又将地洞宝物劫掠一空。据《孙殿英投敌经过》一文记载,孙殿英曾以炫耀的口吻谈起当时情景:“老佛爷(慈禧)象睡觉一样,只是见了风,脸才发了黑,衣服也拿不上手了。”

    孙殿英盗墓场景(资料图)

    慈禧墓盗毕,孙殿英又命挖乾隆的陵寝。挖法与前一样,也是用炸药炸开墓道入口。乾隆的地宫更富丽堂皇,其尸身已腐化,仅剩头发和骨骸等。匪兵们窜入陵寝后,将乾隆棺椁中的宝物洗劫一空。事后有调查人员描述:“持灯进入地宫,见有白骨数节浮于泥水之中。重敛者找到四具头颅,不能辨其是男是女,其情状比西太后陵凄惨百倍。”

    1928年7月11日,经过七天七夜的疯狂盗掘,孙殿英部满载而归。

    盗墓所得极其丰厚

    毋庸置疑,乾隆和慈禧都是清史上的显赫人物,两墓中的随葬珠宝一定是车载斗量。既然两墓皆被盗掘一空,那么孙殿英及手下官兵的所得一定十分丰富。关于乾隆和慈禧的殉葬品究竟有多少,如今故宫保存的内务府档案及其他资料有记载,尤其是慈禧墓记载比较详细。慈禧地宫的随葬品分生前和死后两类,慈禧生前在地宫中安放的宝物,计有金花扁镯、红碧瑶豆、金镶执壶、金佛、珊瑚佛头塔等150余件,各件宝物上的各种宝珠达数千颗。入葬后的随葬品更是数以万计,这里就不详述了。

    至于乾隆墓室中有哪些宝物珍品,因无详细记载可查,只能从《清东陵大观》一书中对乾隆帝入葬时穿戴的衣物等进行约略地断定了:头戴天鹅绒绣佛字台正珠珠顶冠;上气息珠顶一座,珠重三钱七分,金托重二钱九分。身穿绣黄宁绸绵金龙袍,石青缀缀绣金龙补子绵长褂,鱼白纺丝小棉袄,鱼白素绸棉袄,灰色素绸绵中衣,鱼白春丝中衣带。佩雕珊瑚呢宇朝珠一串,上有青金石佛头塔、金镶子、背云上嵌子各一块,小正珠八颗,子大坠角、松石纪念,蓝宝石小坠角、加间三等正株十颗,珊瑚蝠二个,等等。

    此外,在日后查办截获宝物的情况来看,被盗宝物数量之巨,也可见一斑。比如,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国民政府内务部接收大员宋汝梅企图携带的铜质佛像24尊,以及乾隆所书用拓印条幅10块。在东陵案发两个多月后第六军团总指挥徐源泉上交东陵文物中,有金镶镯、红宝石、蓝宝石、碧玺、汉玉环、翡翠、红珊瑚龙头、花珊瑚豆、玛瑙双口鼻烟壶、白玉鼻烟壶等300余件,由此可见孙殿英部所盗宝物之巨。

    清东陵(资料图)

    据记载,早在盗陵之前,孙殿英就曾以“体谅地方疾苦,不忍就地筹粮”为名,向遵化县征调大车30辆,可想而知这30辆大车要装多少宝物。

    随葬宝物大都流失

    根据《孙殿英投敌经过》一文中记载,孙殿英曾回忆盗墓说:“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的墓是用炸药炸开的。乾隆墓修得堂皇极了,陪葬的宝物不少,最宝贵的是颈项上的一串朝珠,有108颗,听说是代表十八罗汉,都是无价之宝。其中最大的两颗朱红的,我在天津与戴笠见面时送给他做了见面礼。还有一柄九龙宝剑,有九条金龙嵌在剑面上,剑柄上嵌了宝石。我托戴笠代我赠给委员长或何部长,究竟他怎样处理的,由于怕崩皇陵案重发,不敢声张。慈禧太后的墓崩开后,慈禧从头到脚,一身穿挂都是宝石,量一量大约有五升之多。慈禧的枕头是一只翡翠西瓜,我托戴笠赠给宋子文院长了。她口里含的一颗夜明珠,分开是两块,合拢是一个圆球,分开透明无光,合拢则透出一道绿色的寒光,夜间在百步之内可照见头发。听说这个宝贝可使尸体不化,难怪慈禧的棺材劈开后,老佛爷好像在睡觉一样,只是见了风,脸上才发了黑,衣服也有些上不得手。我将这件宝贝夜明珠托戴笠代我赠给了蒋夫人。宋氏兄妹收到我的宝物之后,引得孔祥熙部长夫妇眼红,接到戴笠的电告后,我选了两串朝鞋上的宝石送去,才算了事。”此外,孙殿英还送给阎锡山价值50多万元的黄金,送给监察院长珍贵的古玩……。

    另外,从截获和上交的盗陵赃物也可看出,这些宝物有相当一部分被孙殿英部的官兵们分脏了。比如,1928年8月4日,青岛警察厅侦探队在大港码头缉获孙殿英部逃兵张岐厚等三人,查获其携带的宝珠36颗。据张交待,其还在天津卖了10颗,得币1200元,这46颗宝珠是在慈禧地宫捡到的。一个士兵尚且能拥有46颗宝珠,那连、营、团等各级军官所得的宝物就可想而知了。还有一部分宝物流落到了海外。比如,1928年8月14日,天津警备司令部又在海关查获企图外运的东陵文物,计有35箱,内有大明漆长桌1张、金漆团扇及瓦麒麟、瓦佛仙、瓦猎人、瓦魁星、描龙彩油漆器、陶器等,系由某古董商委托通运公司由北平运到天津,预备出口,运往法国。

    被盗宝物(资料图)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1947年在人民解放军解放河南汤阴的战役中,孙殿英这个20多年来一直逍遥法外的盗陵主犯,终于被解放军生擒,后病逝于战犯收留所。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